失望、低落、難過
負面的情緒排山倒海的席捲而來

不只合歡山的6 ℃
原來我的心的溫度也只剩下6 ℃

如果做實驗的意義只剩下畢業
那麼呼吸的意義是不是也只剩下活著
多麼薄弱卻又無法反駁的理由
在我如履薄冰的心上幾乎要踩出難以修復的裂痕

為什麼我連不勇敢的權利都沒有
為什麼我要一個人堅強
為什麼我要在台北這個陌生又冷漠的城市強顏歡笑的生存

沒有家人、朋友
也沒有那一個會牽我的手暖我手的那個人

我想要找那樣的一個人
一個可以在我離開實驗室時一起坐在路邊吃乾麵的人
一個可以在我被KF責罵的時候打電話去牢騷幾句的人
一個可以在晴空萬里的周末陪我去任何地方就算只是公園走走也好的人
一個可以在12月31號跨年夜穿著大衣搓著暖暖包陪我站在101前面看煙火的人

啊~還有,一個可以陪我去看賽德克巴萊的人
我曾經以為他出現了,不過好像不是.....

處女座的內心小劇場總是出奇的多
糾結,是個不想承認但又不容否認的形容詞

也許是班彥的攪局
也許是新婚夫婦與預約婚紗照情侶的閃光襲擊

傷。春。悲。秋。


PA163957-3.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乘著歌聲的翅膀 的頭像
乘著歌聲的翅膀

大地色女孩

乘著歌聲的翅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